Retour

安全生产故事之用心保护自己 也是贡献

 

 

“安全”这个涵盖广泛的词,在这里其实也没有什么新意可以说出来,我们企业经过多年的实践,安全理念也越来越人性化和常态化,从我初进厂时的“安全第一,预防为主”到“以人为本,防消结合”再到“我的安全我负责,他人的安全我有责,企业安全我尽责”的转变,各类安全事故发生率也从每年事故数十起到0.5起以内,这也是对企业安全生产成效的一个完美诠释。

 

90年代初,走上工作岗位,和师傅学了三天就正式上了岗。现在师傅的名字都不记得了,但那残缺的左手却时时让我想起这位可敬的上海师傅。第一天上班带我检查了一遍设备回到休息室,他举起左手让我看,看着那缺失了两根手指的左手,当时我一阵不懈,心想:这是多笨才能把自己搞成这样,师傅说:‘‘这是一次皮带压死跑料,急忙去盘皮带轮被压掉的。在厂里干活,千万小心,不能急,一急不是伤自己,就是伤别人,不急最多多铲点料,心急就会出事故伤人’’。当时的我对这些话跟本不在意,但随着工作时间久了慢慢的对此就有了深刻体会。刚进厂那会厂里职工有三、四百人的样子,每年都会听到:“烧成车间又烧伤了、包装清库出事了、某某电工被电打了、某某钳工又被压伤了” 等等,但印象最深而又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三次事故却让我认识到机械的无情。

事件一

95年7月的一天我到点交班,王四海接班,按程序他接班后要给设备大齿轮加黄油,一般我们都是用一根木棍把黄油抹在齿轮上,为了省事,又不影响生产从来不停设备,我刚交完班下楼,就听一声惨叫,急忙跑上楼一看,我吓傻了,就见王四海抱着右手在地上打滚,身上、地上到处是血,设备依然在无情的运转着。事后才知道那是因为加油时木棍卷入齿轮,他想拽出来未及时松手齿轮将他右手四根手指压断,终身残疾......

 

事件二

2000年5月我上中班20点时进料提升机跳闸停机,我通知电工来检修,电工黄小利拿着工具和我一起到二楼配电室检查,我在一边给他照明,他一边用电笔量电一边用手去摇电线看是不是有松动,忽然我眼前一阵闪亮并听见放炮声只见他整个右手一片乌黑,这时黄小利才反应过来说:“完了,烧着了。”抱着手就往医院跑。这是因为他未断电,又未戴绝缘手套才造成右手80%深度烧伤,最后定为8级伤残。

事件三

2005年8月20日,早班2#磨库底大皮带由于跨度长,熟料温度高,皮带时不时会打滑压死,喂料工就在传动滚筒边放一桶水看到皮带快打滑时就在滚筒上浇点水,工具就是自己用一个饮料瓶上捆了一根铁丝,用来浇水,厂里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所以我们就一直在用,这天早班赵凤莲在浇水时因铁丝卷入滚筒将右手带入皮带,整个右手一直到小臂,皮肤、肌肉全部撕裂,终身残疾。

这三起事故血淋淋的发生在眼前,使我对安全有了一个直观、深刻的理解,安全规章也一步步的从墙上走到了我的心里,从企业角度看事故是最大的浪费,安全就是最大的节约,以我们自身的理解,用心保护好自己,是对家人、对企业的一种责任,更是对企业的一种贡献。(刘拥军)

 

 

“安全”这个涵盖广泛的词,在这里其实也没有什么新意可以说出来,我们企业经过多年的实践,安全理念也越来越人性化和常态化,从我初进厂时的“安全第一,预防为主”到“以人为本,防消结合”再到“我的安全我负责,他人的安全我有责,企业安全我尽责”的转变,各类安全事故发生率也从每年事故数十起到0.5起以内,这也是对企业安全生产成效的一个完美诠释。

 

90年代初,走上工作岗位,和师傅学了三天就正式上了岗。现在师傅的名字都不记得了,但那残缺的左手却时时让我想起这位可敬的上海师傅。第一天上班带我检查了一遍设备回到休息室,他举起左手让我看,看着那缺失了两根手指的左手,当时我一阵不懈,心想:这是多笨才能把自己搞成这样,师傅说:‘‘这是一次皮带压死跑料,急忙去盘皮带轮被压掉的。在厂里干活,千万小心,不能急,一急不是伤自己,就是伤别人,不急最多多铲点料,心急就会出事故伤人’’。当时的我对这些话跟本不在意,但随着工作时间久了慢慢的对此就有了深刻体会。刚进厂那会厂里职工有三、四百人的样子,每年都会听到:“烧成车间又烧伤了、包装清库出事了、某某电工被电打了、某某钳工又被压伤了” 等等,但印象最深而又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三次事故却让我认识到机械的无情。

事件一

95年7月的一天我到点交班,王四海接班,按程序他接班后要给设备大齿轮加黄油,一般我们都是用一根木棍把黄油抹在齿轮上,为了省事,又不影响生产从来不停设备,我刚交完班下楼,就听一声惨叫,急忙跑上楼一看,我吓傻了,就见王四海抱着右手在地上打滚,身上、地上到处是血,设备依然在无情的运转着。事后才知道那是因为加油时木棍卷入齿轮,他想拽出来未及时松手齿轮将他右手四根手指压断,终身残疾......

 

事件二

2000年5月我上中班20点时进料提升机跳闸停机,我通知电工来检修,电工黄小利拿着工具和我一起到二楼配电室检查,我在一边给他照明,他一边用电笔量电一边用手去摇电线看是不是有松动,忽然我眼前一阵闪亮并听见放炮声只见他整个右手一片乌黑,这时黄小利才反应过来说:“完了,烧着了。”抱着手就往医院跑。这是因为他未断电,又未戴绝缘手套才造成右手80%深度烧伤,最后定为8级伤残。

事件三

2005年8月20日,早班2#磨库底大皮带由于跨度长,熟料温度高,皮带时不时会打滑压死,喂料工就在传动滚筒边放一桶水看到皮带快打滑时就在滚筒上浇点水,工具就是自己用一个饮料瓶上捆了一根铁丝,用来浇水,厂里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所以我们就一直在用,这天早班赵凤莲在浇水时因铁丝卷入滚筒将右手带入皮带,整个右手一直到小臂,皮肤、肌肉全部撕裂,终身残疾。

这三起事故血淋淋的发生在眼前,使我对安全有了一个直观、深刻的理解,安全规章也一步步的从墙上走到了我的心里,从企业角度看事故是最大的浪费,安全就是最大的节约,以我们自身的理解,用心保护好自己,是对家人、对企业的一种责任,更是对企业的一种贡献。(刘拥军)